【置頂】關於Extraterritoriality ✣ & 分類介紹

關於我

緩速的文手。
二創:UL、刀劍亂舞、Fate、JOJO等,寫什麼基本就是在什麼坑裡
以Fate/Zero 為基礎,Fate/grand Order的世界觀進行的輕小說
《少女重來!不存在打臉,第一次當master就上手!(務必) 》,每周更新中。

原創:多企劃產物,偶有抒發向短篇,可能一年一篇影評或書評
吾輩日記,充滿歡樂的創作型流水帳式日記
企劃,不定時更新與參加

【日記】2019.05.22


本日行程:河口湖 → 御殿場 → 沼津 → 靜岡

從河口湖返回靜岡,氣溫從前天開始就一直為稍冷的14度,兩人披著輕便的羽絨衣搭上了返回都市的列車。
這是一段遙遠的旅程,幾乎整日在列車上度過。又因連看山景多天,讓吾輩想起先前去青森*時的感受,一下子回到都市中雖有說不盡的方便要素,但還是會有一種落寞的感受。

上午八點半,坐東橫 inn的接駁車到河口湖站。经由御殿場、沼津転車,到達靜岡已經是下午一點多。
さわやか是靜岡在地知名的家庭餐廳,以鄉村風格裝飾的店舖,主打特製洋蔥醬和炭烤的拳頭漢堡排。拳頭顧名思義,是將漢堡肉捏做拳頭大小炭烤放在鐵盤上桌,隨後由服務人員在客人面前切開漢堡肉,將還帶血色一面壓到鐵盤繼續炙燒。
服務人員果決俐落的手法切下,肉汁溢出,炭烤的黑色痕跡在醬汁下閃閃發亮。光是看影片都覺得香味四溢,吾輩邊吃著最後咖哩的底,構思何時可以親自去吃一次。

由於順便因素去年與今年都委託母上大人進行代購活動。
而就算是吾輩也應該要年年成長,從只是看有哪先商品開賣寫下清單到當地購買,到已經習得如何線上刷卡,吾輩覺得吾輩好像又更加地靠近社會人士一點。
但雖說刷卡購物,難點並不是在選購刷卡的流程,麻煩在要怎麼去推測或送達的時間。因若送到住宿處還需多花一筆快遞費,因此吾輩都只使用送到指定店家取貨。可在不能確定送貨天數的情況下,吾輩只敢戰戰兢兢的先試了虎之穴*的店頭受取服務。而因安利美特所要買的商品數量較多,外加要買的商品中有仍在發售其不確定的商品*,只好請母上大人一間一間詢問。
當中最令吾輩感到不安的商品有兩項,一是一本看似需要在網路上預約的畫冊*,另一個則是有大至的發售時間卻沒有確切日期的趴趴玩偶,基於為了避免貨已經送到店面而兩位已經離開日本的尷尬情況,母上認為還是由她一間一間問安全。雖是這樣明顯辛苦不少,但由於實際執行代購計畫的母上大人都願意行動,吾輩心懷感激地靜待後果。

於是在今日下午收到書已經訂好了,會再去名古屋店拿情報。
正當吾輩驚於原來可以用口頭訂購嗎,得到父上轉達的結論為「當然是不可能」的。
「是母上大人跟她説拜託拜託,店員才用他個人的名義去向名古屋拜託。是否能成功是否能成功,要實際從名古屋取到書之後才算數。」
吾輩一直知道母上大人的交涉能力很強,但那個可以以個人名義拜託名古屋的高級店員是怎麼回事,莫非是一個野生的靜岡店的店長!


* 青森是個好地方,非常的好。
* 同人商品專賣店。目前台北也有一家,然是吾輩所喜歡的繪師不是不再虎之穴販售商品,就是已經停止創作,讓吾輩感到非常的傷心。
*發售期就只有寫預計五月中,但今日詢問結果是還未發售,且過往也有商品延後發售的情況,從而的讓膽小的吾輩不敢放手一搏。
*一般實體店面和線上店面都有的商品,購買頁面中只會顯示何時發售,以及是否還有庫存;但那本畫冊卻是寫了「三月發售,預計五月初出貨」與「尚有庫存」。吾輩認為這是要透過網路訂購的意思,但母上大人說有可能是因為三月以前曾經斷貨過一次,現在預約是要等再加印,因此該是實體和獻上兩方都有。吾輩認為這種說法有些道理的信了。

60334193_293977958220377_1063051641810321408_n.jpg

【日記】2019.05.21


本日行程:富士山週邊,主河口湖一帶

山梨大雨,台北強風,吾輩下週一回歸社會。
雖說好像出現了可以吃個好的以慶祝的理由,但吾輩看著家中剩下的最後咖哩跟大量的手工水餃,決定還是正常的吃普通的晚餐就好。

為期三日的追山生活。
如開頭所言,山梨大雨,濺得兩位一身濕,如水中步行。暴雨的涼涼濕氣沁透人物,待雨過天晴,天空先是一片冰凝的顏色,而後成帶陽光的淺藍。如果說一般的山野是整片綠,富士山周遭的景色就必然要說是整片藍,山體跟與殘雪山頂接壤的天空一片藍色,河口湖倒映天和山的藍,柔柔湖光映上白色的船小屋。
富士山從於雲蒸騰而上,聳立遠方。平地所見紫藤、河口湖、貓、三角錐,人一般高的三角錐矗立商店外,像是怕人不知道此地名產般的印了「富士山」的白色大字,讓吾輩不禁想到大文字五山送火,怕不是京都某天也想做一個三角錐造型的的紀念品,外觀不會印京都市,而是「大」、「妙」、「法」。

關於晚餐,不得不說,吾輩發覺餃子沾咖哩其實滿好吃的。
日本超市的熟食區相當發達,雖說台灣也有相同發達的熟食文化,不過一個是在傳統市場,而日本的是在現代化超市罷,可就吾輩印象中傳統菜市場買回來的熟食永遠是涼涼冷冷,並且顏色黯淡;日本超市內的熟食就五花八門許多,壽司便當炒麵炸物烤物涼拌海鮮漬物,並多還溫熱。
所以兩位的晚餐又是超市熟食,兩個便當加上煮蝦子跟壽司捲,不過今天多了讚岐烏龍麵(生的,要自行料理)。

60503861_680352929072058_185427215775694848_n.jpg

【日記】2019.05.20


本日行程:富士宮 → 河口湖(木之花美術館、八木崎公園、河口湖舟、觀光巴士)

台北的雨勢再度滂沱。過著擬似NEET生活的吾輩在保持過居家環境以及確保通風後,立刻被狂風夾帶的冰冷雨滴擊倒。
雖然不用提水澆花是件好事,但看不停落下的大雨,還是讓吾輩一度產生或許雨會淹到八樓的恐懼。

東橫INN富士橋分店是於今年四月才啟用的新分店,不只大樓外貌新,建築內部和各項設施也都散發著新品的氣氛。而畢竟是新落成,當中的員工以及部分設施還是會有不甚周到之處,使得在google地點評分中,出現了許多帶有些許恐怖意味的感想。
從普通的浴室會漏水、大澡堂三不五時整修、工作人員漫不經心到自助早餐補給很慢,還出現像是房間燈會突然打不開,牆壁很薄聽的到隔壁的聲音,最恐怖的是有一大群中國觀光客入住,處處像是蝗蟲過境,早餐時根本夾不到想吃的東西。雖然最後一點很明顯不是東橫INN的錯,但看到整體評分只有3.3顆星(滿分5,通常4以上才是安全的)的母上大人,縱使對新開幕的優惠價格心動而訂房,仍是一直對於富士宮分店懷著一種忐忑的心情。
幸好除了早餐品項比較少了一點,牆壁部分漆成成漂亮的富士山藍,以及一樓大廳像飯店,恐怖的事情完全沒發生。
沒有河童從大浴池中浮出來,沒有狸貓假扮成工作人員,也沒有滑瓢在小販部嚇人,更不會有臭著一張有如北半球毀滅三次的臉的舊書店老闆就是隔壁房的旅客。
並因為全設備新穎之故,母上大人難得稱讚地毯乾淨,且棉被讓人敢使用。

兩位在messenger*上傳了介紹住宿內部的影片。小小的視窗影片,由如擅自在螢幕上挖了洞,透視到更深層的空間。所謂的箱庭大概就是如此奧妙的東西,一個小小箱子中,與自己生活截然不同的世界。

而說不愧是在度假勝地開設的東橫INN,不只外觀像度假飯店,大廳櫃台也有如飯店班鋪設御影石*的亮晶晶,還設立了吾輩之前從未在東橫INN的小販部。
小販部除了賣一些生活用品,當中也包含了幾樣富士山紀念品,其中就有富士山造型的填充玩偶。為選禮物給姑姑,母上大人一度考慮過是否要送那可愛的富士山娃娃,然而一想到如果以後每次去姑姑家都要和那富士山打招呼,就覺得有哪裡怪怪的,最後仍是只選了最普通的富士山造型抹茶餅乾。

除了一路上吃著兩位朝思暮想的日本超市料理,本次的東海道旅行也讓兩位培養出了新的喜好。
因吳竹特有的Happy Hour活動,使得吳竹的旅館都這有飲料機,當中便有含氣泡水等不同同飲料喝到飽。母上大人發明出了橘子汁加氣泡水,以崎氣泡水加薑汁汽水的雙倍氣泡喝法,聽說兩種飲料都相當好喝,有機會去吃到飽店的各位也務必嘗試看看。


*FB中的通訊軟體,吾輩一直以為那是內嵌於網站中的通訊功能,但近期好像已經被分割出來,就算不進入FB也可以單獨開啟使用。
*花崗岩,御影產。

60412491_447084306059155_3301815894744760320_n.jpg


【日記】2019.05.18


本日行程: 寸又峡朝日山莊 → 單車夢之吊橋飛龍橋、兩國吊橋 → 千頭站

兩位的旅程已不知不覺到達第五天。仔細思考的話,便會發覺只要到了第八天便是旅程的一半,而到第十天就是只剩下六天,當到第十五天的時候就是準備要回家了。使得看似十六日有段時間的旅程,其實一下子就成為了過往的體驗,所以說時間真是可怕,吾輩宛如看著自己的生命倒數,發著抖的注視掛鐘上前進的秒針。
聽是靜岡縣島田市的天氣涼爽而晴朗,反觀台北接連兩日暴雨陣陣,雨後不僅空氣濕熱,各式各樣的小蟲也飛舞空中。
根據昨日在學校體育館練習羽球的少年T說法,系羽球隊的隊員們一個反手擊白蟻在趕著正手擊球,一次擊球間往往要增加四到五次的防禦白蟻,使得當日全員的活動量也都跟著上升了四五倍。

在家自理三餐的吾輩基本上是冰箱有什麼就吃什麼,於是乎會造就一整天三餐都是吃麵包加自製南瓜沙拉,或是不知道要吃什麼時就撥幾片生高麗菜啃著吃的生活型態。看著朝日山莊偌大的飯廳中放置兩份和式早餐跟可以吃到飽的白飯,吾輩認真的思考要不要接下來的三天就靠煮好一鍋白飯配之前準備的咖哩度過。

朝日山莊的客人不多,除了兩位一外野就一至二名旅客。只會說日文的莊主不斷強調自己只會說日文,若是被認為是傲慢而實際上應該多是不知要怎麼應答,這點還請多多見諒。
小巧的旅店澡堂湧出寸又溪溫泉,像是從附近溪流撿來許多圓潤的小石頭,澡堂布置一片自然風格。美中不足就在於空間小,不僅讓人無法練習打水、蛙泳、水上芭蕾和自由潛水,澡堂中一但超過兩個人,浸泡在溫泉之終究只能安分的並排躺好,呈現宛如沙丁魚罐頭方開罐的景色。

飛龍橋橫跨溪谷,全長七十二公尺,曾是木材運輸列車通過的地標性橋梁之一。
沒有了夢之吊橋給人的虛幻和機率性恐怖感,欄杆下的小溪也顯溫婉,潺潺河聲迴盪。
返回千頭站路上,野生的孔雀擋住兩位的去路,聽說只要打擊孔雀就會機率性的掉落溪有孔雀羽毛。而是在兩人認真討論為何在這個山野之中會有野生孔雀之際,孔雀健步如飛的穿過柏油路消失在另一側山坡地。堅持不用飛的。
除孔雀外,自然也是有常見的生物與人類共存這片林野,比如說貓。母上大人不過只是蹲下拍攝影片之際,一隻黑白相間的貓悄悄出現纏在身旁,當要離開時還一步一趨跟隨在後,怕不是試圖竊取今日八折買到的甜甜圈。

雖是昨日說觀光淡季不會有蒸汽車頭,而實際上本月是有在行駛的。
正當靠近車站的兩人聽見不可思議的鳴笛聲,思忖不該是蒸汽火車時,典雅又復古的黑色車頭冒著白煙緩緩離開了車站。

聽說明天的午餐是土司夾炸豬排。

60358847_2020344514743457_7474518610132598784_n.jpg

【日記】2019.05.17


本日行程:島田 → 金谷 → 大井川 → 寸又峽

昨日兩位的晚餐是炸豬排便當加上炸蝦,配上毛豆可樂餅,最後天婦羅便當收尾。
今日的早餐則是咖哩飯、玉子燒、味噌湯、可頌麵包自助吃到飽。
由於實在是太羨慕了,昨日吾輩嘗試自己炒了個中華炒飯抗衡。雖然結果不難吃,但還是感到了些許的哀傷。

在島田住宿寄放行李,帶上輕便的裝備前往村又峽住一晚。
先從島田往金古買大井川二日券,隨後搭上區間的短列車前進。大井川本線從金谷到千頭全長39.5公里,共有19車站,普通電車是每一站都停,也因為單軌運行,所以列車都會在幾個比較大有雙軌的站內待避。另因當月為觀光淡季,觀光用諸如蒸汽車頭、湯瑪士車頭、彩繪車廂都沒有行駛,搭乘最普通的二節式電車前進,開始一段平淡而悠哉的旅程。
本以為如此,但實際上大井川縣的車站常常有狸貓出沒。
擅長變形的狸貓如果想要是破牠們的把戲,只有在等月圓之初,留意是不是有人會對著月亮把自己的肚子拍得咚咚響,那一定就是狸貓了。如此想到的吾輩,卻突然浮現出該讀會在照片上所看到的人,除了兩位會不會其他都是狸貓的恐怖想像。

赤石山脈往南延伸,山陵中有條寸又溪潺潺流入大井川,林木蓊鬱、清溪飛瀑。寸又溪又湧出溫泉,但寸又峽溫泉鄉的歷史卻不算悠久,是1962年才開始營業。在此之前,這裡是裡山居民、山羌、狸貓、兔子的地盤,現代人走入寸又峽則是被山林包圍,只有從俯空見得的一座座橋梁和山澗小道,才顯得出人類微不足道的足跡。
原始的綠色山丘,寸又峽一片綠,綠得鮮明,但那種綠並不只是草地的綠,也有湖泊的綠,特別是這裡,地衣是聽天由命的,附著在河底的石頭,微弱的光輝在河底飄盪。夢之吊橋隨春末的風輕輕搖擺,在湖面上漂浮,彷彿虛構一般。但富含水氣的濕涼空氣俯過皮膚,一切都不是幻想,人們正站在橋中,望著不見盡頭的長河,遠處的藍綠看似飄渺,四周的綠是由棉花織出的鬆軟。只要深吸一口氣,就能融入這片蓊鬱。

可惜兩位是將近傍晚才抵達夢之吊橋。
夢之吊橋橋面完全是由木板搭建而成,但為讓旅客能一睹湖面風光,實際上可以站立的地方非常狹窄,約莫就只有兩片木板的寬度。在即將入夜的逢魔時刻走上夢之吊橋,遠方等待的不是翠綠,而是蒙入陰影的山野,超越一般現代人可以掌控,山神荒神並存的林野。
因為感受到從山中投射出的視線,兩人只敢匆匆看了奧大井湖,返回住宿泡溫泉。


60482114_2317461171866115_7423578511295643648_n.jpg



✣ 管理者公告

凡翱 / Gustave

Author:凡翱 / Gustave
種族:人類(真希望是妖精)
性別:98% 中性,2% 不明
京極堂系列補齊中。
JoJo 長期追蹤。
回歸Fate坑狀態。
認定劍槍(劍)無差。
請求西裝靈衣。
請求槍兵泳裝。

式姊女神。

除了糟糕的想像力以外沒其他東西值得驕傲的普通人類。
思考模式一步步邁向不可名狀。

✣ 月曆
05 | 2019/06 | 07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 最新文章
✣ 最新留言
✣ 衛宮さんちの今日のごはん を応援





✣ 文章分類
✣ 月份存檔
✣ 郵件欄

名字:
郵件:
標題:
本文:

✣ 在線計數
✣ 搜尋欄
✣ Plurk
✣ 連結
✣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 QR 編碼
QR
✣ 人數計數